• 导航

遗留日本的紫砂国宝

与台湾人重视紫砂茶器一样,日本人对紫砂也是情有独钟。我在中国紫砂第一村采风的时候,就发现当地紫砂人家在位日本客户制造一种叫煎茶器的紫砂陶罐,这个用具有中国南方功夫茶俗的特点,形制古朴端庄。在我看来,日本茶道自成体系,之所以重视中国紫砂器,也是与日本茶道遵循自然美好相吻合的。

日本盆栽艺术可圈可点,盆景用盆大多以中国宜兴所产的紫砂盆。其中,尤以“凹”形深马槽紫砂盆最为常见。这种紫砂盆厚重而不失清丽,储存水土量大,与中国盆景所讲究的“一盆二景三几架”趣味相同。在上个世纪就是年代初,日本盆景艺术家就曾到过宜兴,与紫砂盆艺高手徐汉棠大师有过交往和交流。汉棠盆享誉东瀛,我对此有真切认识。事实上,后来有日本方面到宜兴高价采购汉棠盆,已非易事。一来汉棠盆存量少,凤毛麟角。二来汉棠大师年事已高,自己造的紫砂盆自己珍藏起来。

还有值得大书特书的是,日本人奥兰田所编著的《茗壶图录》一书,不仅对中国紫砂知之甚多,而且还刊出了作者所藏紫砂名器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这本书为线装本,分上下两册,上册文,下册图,记载了三十二件名贵的宜兴紫砂壶,图版为工笔白描,并详实地注明了茗壶的大小尺寸、形制特色、壶泥色彩以及造器者的印章、铭文、款识摹本。上册前有明治七年(1874年)奥兰田自序,后又有明治九年(1876年)江川田刚序。次凡例九则,声明本书的典故,皆以周高起《阳羡茗壶系》和吴骞《阳羡名陶录》为粉本。其目次分:原流、形状、流扳、泥色、品汇、大小、理趣、款识、真赝、无款、衔捏、别种、用意等章节。图录第一章例举制壶高手供春、时大彬等四十余位艺人,分述了他们的年代,评价了他们的作品。作者虽称著录了自明到清凡三百年间的紫砂艺人,而实际所录收的人名只到嘉庆时。其中有明代万历戊午年(1618年)的李仲芳壶,明末的陈和之壶,清初的陈鸣远仿古壶,还有嘉庆二十三年(1818年)的梨皮泥壶和许龙文、杨彭年的作品等。这些茗壶作者多数是明末清初的艺人,正与紫砂壶开始东渡的时代相符。

奥兰田在《宜兴窑和朱泥器》中评介紫砂壶是“自沏茶之法兴,阳羡砂壶始名于天下”,而且“争购竞求,不惜百金、二百金,必获而后已。”他认为,“在日本,主要是重视煎茶的小茶壶,凡刻有惠孟臣、陈鸣远、陈曼生等名字的,都受到珍爱”。同时,他还把明代欧窑出品誉为“古今中外无与伦比的名器”。

 

隐元,东渡时间在顺治十一年,也就是1654年。

他带着30多名僧俗,到达日本,其后,隐元的这宗成为日本的佛教主流。

同时期还有另一位东渡日本的思想家,他比隐元更有名。

他就是著名哲学家,朱舜水。

 
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