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导航

化龙紫砂壶

\
化龙紫砂壶鱼化龙是中国传统寓意纹样,亦名鱼龙变化。鱼化为龙,古喻金榜题名,属于一种龙头鱼身的龙,亦是一种"龙鱼互变"的形式,这种形式中国古代早已有之,为历代民俗、传说衍变而来,其历史渊源悠久,可追溯到史前仰韶文化-半坡类型时期的鱼图腾崇拜。相传龙头鱼身,是鲤鱼误吞龙珠而变成。寓意独占鳌头、高升昌盛。“鱼化龙壶”也叫“龙壶”、“鱼龙壶”、“鱼龙戏浪壶”,蕴涵飞黄腾达、平步青云的理想。据史料记载,明末紫砂艺人陈仲美制作过“龙戏海涛”壶,但未有实物流传下来。有专家认为“龙戏海涛”壶就是“鱼化龙壶”,陈仲美就是“鱼化龙壶”的创造者。但是,直到清代嘉庆、道光、咸丰时期,经过邵大亨的精心设计,“鱼化龙壶”才成为一种成熟并广泛流传的经典壶形。后世许多紫砂艺人都曾仿制“鱼化龙壶”,然而没有几件仿制品在造型尤其是气韵方面能与邵大亨相比。清末紫砂艺人黄玉麟模仿邵大亨,但做了一些改动,后来他的“鱼化龙壶”取代邵大亨,成为“鱼化龙壶”的标准样式。黄玉麟所制“鱼化龙壶”,砂质温润细腻,紫里透红。壶里饰云浪纹,生动和顺,舒展流畅;鱼、龙、云浮雕饰与壶身浑然一体,刻画精细,出神入化;作品整体风格奇巧俏丽。肩部前后有双穿孔耳环装配铜质软提梁。在相当一个时期制“鱼化龙壶”的明家中,做软耳提梁的只有黄玉麟一家。但也发现有的“鱼龙化壶”,艺术家的风格是黄玉麟的,却打着邵大亨的款,这说明它们既不是黄玉麟制的,也不是邵大亨制的,应是民国时期的制壶高手做的。在当时人眼里,邵大亨的壶比黄玉麟名气大,于是就打了邵大亨的款。

紫砂壶壶底

紫砂壶的做工考究,其中有一个重要的步骤,叫做“推墙刮底”。推墙刮底是紫砂壶制成中的一步传统工序。从大彬时代开始延续至今。其中墙指的是壶内壁,底就是壶的底部。工序推墙刮底的目的,是为了刮掉壶底的接片残留的脂泥痕迹和接片的不平整,刮掉内壶壁上不均匀的收缩纹。主要还是为了清洁壶内壁和壶底,使内部显得更规整些。所以我们经常能在紫砂壶内的底部,见到一种由中心向四周呈发散状,如太阳光芒线的泥痕,也称之为「太阳线」太阳线紫砂的成型技法不仅外观上给人线条流畅、优美、比例协调的感受,打开壶盖里面也是清清楚楚、干净利落。所以看似简单的推墙刮底也是体现工手水平的指标之一。那有推墙刮底否作为全手工判断的依据呢?答案是,并不能。因为全手、半手,甚至现在有的手拉胚壶都会进行推墙刮底。半手工

周桂珍紫砂壶价格

“石瓢”早称为“石铫”,“铫”在《辞海》中释为“吊子,一种有柄,有流的小烹器”。“铫”从金属器皿变为陶器,早见于北宋大学士苏轼《试院煎茶》诗:“且学公家作名钦,砖炉石铫行相随”。苏东坡把金属“铫”改为石“铫”,这与当时的茶道有着密切的关系。苏东坡贬官到宜兴蜀山教书,发现当地的紫色砂罐煮茶比铜、铁器皿味道好,于是他就地取材,模仿金属吊子设计了一把既有“流”(壶嘴),又有”梁”(壶提)的砂陶之“铫”用来煮茶,这“铫”也即后人所称的“东坡提梁”壶,这可谓早的紫砂“石铫”壶。吴氏曾祖是明正德进士吴颐山,正德进士何许人也,不太清楚,只是他的家童名声太盛,叫“供春”。吴颐山少时在宜兴金沙寺读书,家童供春服侍少主的同时,据说偷学了寺僧制壶,不经意间,成了紫砂壶史上的鼻祖。然后经历了赵梁、董翰、元畅、时朋“四大名家”,然后是时鹏之子时大彬一家独大,时大彬有一高足,就是徐友泉了。而吴梅鼎的父亲和徐友泉交好,并请其到家中研制紫砂壶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吴梅鼎更是耳濡目染,友泉晚年自叹“吾之精,终不如时之粗”时,他不知道,紫砂史册上,已经有了他浓重的一笔。

紫砂壶厂家

紫砂壶以宜兴紫砂壶最为出名,宜兴紫砂壶泡茶既不夺茶真香,又无熟汤气,能较长时间保持茶叶的色、香、味。紫砂茶具还因其造型古朴别致、气质特佳,经茶水泡、手摩挲,会变为古玉色而倍受人们青睐。紫泥确实是宜兴得天独厚的原料,它在成份上俱备了制陶所必须的化学组成及矿物组成。从显微观察发现,紫泥主要矿物为石英、粘土、云母和赤铁矿。合理的化学、矿物、颗粒组成,使紫泥俱备了可塑性好、生坯强度高、干燥收缩小等良好的工艺性能。紫泥粉碎的细度,以过60目筛为宜。泥料过粗制作时费功;泥料过细制作时粘手,坯体表面会引起皱纹,同时还会引起干燥,烧成收缩增大,在成型过程中系用精加工这道关键工,把器形周身理光,形成一层致密的表皮层。由于表皮层的存在,产品烧成的温度范围扩大了,不论在正常烧成温度的上限或下限,表皮层容易烧结,而壶身内壁仍能形成气孔。因此,成形时的精加工工艺,俱有把泥料、成型、烧成三者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作用,赋予紫砂表面光洁,虽不挂釉而富有光泽,虽有一定的气孔率而不渗漏等特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